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中国运营商NGN部署全面落地业务发展仍存

VR
来源: 作者: 2018-12-06 16:07:58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规划设计研究所交换与数据络研究部主任王爱华

国内运营商在软交换方面都进行了具体部署。

中国电信

从2005年开始,中国电信的软交换络逐步转入商用阶段。在国际层面上,中国电信在上海和广州各设置一套软交换机SS和TG/SG,替换现有2部TDM国际1局。新建的软交换国际局与现设置在上海、广州的TDM国际2局一起承担国际话务;在海外侧,依旧采用TDM的方式与海外的运营商进行互通。

在省际层面,中国电信建设了省际软交换络,全共分八大区建设,每大区中心城市设置一对软交换设备,每个省会设置一套TG/SG设备。省际软交换络目前正在逐步加载业务,据了解,现在软交换络仅加载了少量的省际长途业务。

在省内层面,中国电信各省公司已经完成了络智能化,大部分省份采用软交换汇接方式实施智能化;在双北地区,主要采用软交换提供大客户业务,针对大众用户提供

增值业务,展开差异化竞争;端局层面,从2004年开始一直在研究其应用,并在广东肇庆、深圳部署了端局应用的试验,但对其应用比较慎重。

中国通

中国通将软交换视作络发展的有效手段,以长途、络智能化改造、企业客户综合接入、增值业务作为软交换引入的切入点。

在省际层面,中国通采用华为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设备建设了长途软交换络,形成长途软交换的A、B两个平面,两个平面的设置基本相同。目前省际软交换已经完成普通语音业务及智能业务的测试,但还没有正式加载业务。省内层面,除了5~6个省份外,中国通已在大部分省份建设了省内软交换络;北方主要以络智能化、用户接入、新业务开展和设备退为软交换建设发展的切入点;南方软交换的切入则主要以发展用户和开展新业务为主。

中国移动

中国移动的软交换应用涵盖了长途、关口及端局各个层面。在骨干长途层面,2004年中国移动采用华为设备建设了一级长途软交换汇接,建设初期全国分为8个大区设置软交换;软交换四期工程后,全共设置20对省际软交换SS,TMG/SG设备数量由68个增至82个;软交换长途局分流长途话务量平均在50%以上,个别省已经达到70%-80%。

在省内层面,中国移动已有超过2/3的省份部署了软交换,应用范围包括长途局、关口局及端局。截止到2006年4月,超过1/3省市在利用软交换做关口局,50%省市利用软交换做端局,部分省市利用软交换做长途局。目前中国移动仍采用TDM承载方式,正计划采用IP承载方式。

在3GR4方面,中国移动已全面完成了准备工作。中国移动研究院的实验室已完成了对于3GR4设备的功能、协议、业务、性能、互通等全方位的测试,IMS的研究和部署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中国移动自己的IMS标准已经完成,正在进行试验和测试。

中国联通

中国联通从2005年7月开始,召集了现8个交换厂家进行软交换测试。测试分为四个阶段,目前已经完成了第一、第二阶段的测试,开始进行第三阶段的测试。

目前中国联通允许华为、中兴、爱立信、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联通现建设商用试点。中国联通全国第一个基于分离架构的软交换试验局试点——辽宁省鞍山等10个本地的端局,采用华为软交换设备进行建设,现在已经步入商用测试阶段。

IP承载方面,目前各运营商均已建设了专用IP承载骨干(如中国电信CN2、中国通及中国移动专用IP承载),城域层面计划与互联公用,但需对现有城域进行改造。IP承载业务主要定位在3G、NGN及其他QoS要求较高的业务,并需要络轻载,支持多种新技术,从而能够对语音、视频业务提供较严格的QoS保障。此外,下一代互联和下一代IP电信也都在稳步推进。

ASON与FTTH部署各有侧重

在下一代传送方面,中国电信集团还没有在长途干线上大规模部署ASON络。2006年,中国电信在武汉建设了ASON试验,此后中国电信还将在全中选择杭州、南昌、福州、长沙、合肥进行ASON试验建设。在本地城域和省内干线层面,中国电信在有条件的地区逐步引入了ASON技术。

2005年7月,北京通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共同搭建的智能光络项目竣工。这个据称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商用城域智能光络将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主要通信平面。2006年,华为公司独家中标通长途传输ASON商用实验,该项目是国内第一个全面采用智能光络技术的集团层面骨干,也是目前国内络层面最高、规模和业务配置最大的ASON络。

中国移动对ASON的发展持有比较积极的态度,一方面继续密切跟踪进展,另一方面,将研究ASON引入方案,并尽快开展试点和试商用。目前本地和省内干线的应用实例较少。

中国联通的干线上原有的SDH环结构已经不能满足当前的容量要求,有很大的建设需求,因此近期可能会大规模引入ASON技术。

接入方面,目前国内主导运营商都开展了FTTH试验及局部商用(北京通EPON试验;武汉电信紫菘小区FTTH工程;广州电信EPON宽带接入试验等)。新进入者也在管道/光纤资源紧张的区域利用FTTP快速开展业务(如重庆通等的吧一条街等),部分驻地运营商积极利用FTTP占领接入市场,然后为基础业务运营商提供公共接入平台(如成都泰龙、北京中关村西区等)。此外,政府或设备制造商在推动商用试验(如由武汉光谷FTTH领导小组实施的武汉长飞公寓FTTH试点)。

业务发展仍存在问题

在NGN业务发展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增值业务及业务平台的规范目前还没有建立,各种业务的实现方式不统一,业务的大规模、大范围开展存在较为严重的隐患。如IPCENTREX、点对点视频等业务,华为软交换自身就可以实现,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所有增值业务都必须由业务平台的配合。其次,部分业务必须依赖于终端,如点对点的视频业务,但眼下终端的成本很高,有些省将此类业务列为重点开展的业务,经济效果如何难以确定;部分业务可能还存在政策障碍,如点击拨号等。运营商需要在业务试点的基础上,制定全国的软交换业务策略。最后,在支撑系统上,软交换设备尤其是处于试验省份的软交换设备,与管和BOSS等的接口没有规范,有些地方存在软交换用户的计费困难,软交换用户的计费需要手工将话单拷贝到计费系统才能进行用户的计费。(一辉)

相关推荐